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与白的BLOG!

欢迎大家来交流,学习,谢谢!!

 
 
 

日志

 
 

北京与上海的城市PK  

2009-04-21 23:01:06|  分类: 个人爱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京沪之争由来已久,绝非城市PK那么简单,不是因为两个城市实力接近。实力接近的城市多了去了,哪有像京沪这样竞斗了快几十年的。从本质上说,实在是因为这两座城市的文化品质和城市性格相去太远,或者说在某些方面格格不入难以相容。详细的我们后面再谈。
     上个世纪30年代就爆发过京派文人和海派文人的大论争。当时还只限于文化范畴之内。建国后计划经济与中央一体让明争暗斗暂时平息。到了文革之际演出重又开始。老毛说北京市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于是到上海发动革命,上海有一月风暴,北京则有二月逆流;上海为文化革命策源地,北京则成资产阶级司令部。后来的中央领导人好像都多少有了这个习惯,在北京推行不了什么,便秘密潜入上海,来它个分庭抗礼。8090年代又有广东成三足鼎立之势。但也许是因为广东繁荣多元化又或深圳衰落太快,现今仅剩了两腿。政治方面的事情比较复杂,远不是地域因素能解释的,此处不提也罢。到了经济快速发展的年代那争得就多了,领先指标之争、位次排列之争,金融之都之争、中国硅谷之争,......一直杀到球场,所谓京沪对面不用动员,分外眼红。这些良性竞争对两个城市的发展起到不少积极作用。至于这两个地方的人,自我感觉都偏好,都认为自己是老大,NO.1,尤其到了网络流行的年代,往往借助这个便利工具动不动杀将起来(说到底地域之争是个游戏,不必太在意)。印象比较深刻的一次,大约是世纪之交那一年,有位男士,不知是哪里人,忽然心血来潮,在网易上发了个帖子,声称不喜上海女人,要找个北京姑娘谈场真正的恋爱,因为只有北京姑娘才会像电视剧《过把瘾就死》里江珊饰演的那个角色一样情感至上。帖子一出,招来回帖好象近万,点击率自不用说,天南地北全国各地的都有,赞成反对声一片。上海女性最为愤怒:来过上海吗,见过真正的上海女孩吗?有个上海MM说,北京女孩剔牙粪的时候只知用牙签不懂用牙线。让我却记住了牙粪这个词,十分地惊讶。最近一次大规模的口水战好象是南钢与宏远的篮球刚打完,打得挺紧张挺有意思的,我想上新浪看看评论,不上则已,一上则奇,连翻几十页,居然与篮球无关,是北京上海人在那里骂战,其他地方的人跟着起哄助兴。哇塞厉害!当然也不都骂,不少是长篇大论旁征博引的,一般都是搬出那些老皇历的文字。比如那个著名的北京痞子遇到上海瘪三的对话。可乐的是新浪网也巧合似有意似无意地在做调查:你觉得哪个人最代表北京人的形象。新浪居然推出5个文化界的,从冯小刚、王朔到王菲、张子怡。结果不用说了,冯小刚位列第一,也不知是不是北京人选的。

对这两个城市的比较研究,那才是汗牛充栋灿若星辰。太远了不说吧,90年代有杨东平的专著《城市季风》,几十万字专业比较北京上海。杨是上海人在北京,北理大教书,给中央台打过工,和其他在京的大批上海人差不多,除了生活习性外,基本上已北京化了。在北京中关村南大街北理大的街边支起一个叫城市季风的书屋,也不知是不是杨东平开的。在《城市季风》里,杨大体上不偏不倚,客观公允,稍稍有那么一点偏北京。著名的还有上海作家王安亿的京沪比较的文章,也是不偏不倚有一点偏向北京。但这两人骨子里是不一样的。杨在京时间久了或许真的偏爱北京,而王安亿则是有点做高姿态,有谦让的嫌疑。王安亿恐怕是最热爱上海风格的文人之一了,要不渲染旧上海格调的《长恨歌》也不会把香港导演感动得那么迷恋。说实话,在纯学术文化领域,上海人在京沪比较中是相对客观的。而北京的文人,可能是性格使然,牛比就牛比到底,或者骨子里真的厌恶海派风格和上海人,按杨东平的话说就是北京人提起上海人仿佛个个苦大仇深。对上海似不屑比较不屑提起。本坛有个ID叫怀念苹果2的,也谈起过这个现象。在北京文人的作品里,对上海人一律是揶揄、恶心、抨击。当年从《渴望》的王沪生就开始了。最近有个电视剧叫《好想好想谈恋爱》,那英等人主演的,那里边的北京女人跟其中一个跟上海男人拍拖,那男人选了徐州作约会地点,因为这城市距京沪两地等距离,由此双方花费的精力路费什么的比较均衡。应该是夸张了吧,但在上海人精确与合算的价值观念里,也不算过分。唯一看到的一部正面电影讲京女沪男恋情的,还是黄磊自导自演。而黄是上海人。

(二)
  我们来说说北京与上海在城市性格方面的冲突。
     北京和上海各自的长驻与流动外来人口都达到了几百万,从他们的城市选择、城市倾向上看,能发现很意思的现象:选城市好比选情人、选老公、选媳妇。抛却那些只呆个一年半载短期流动的不算,工作家庭偶然因素不算,从纯粹的个人喜好来看,人们最终都会选择与自己性格脾气相投的城市,作为较长久的定居地。最终选择上海和最终选择北京的两类人在文化性格上差异实在是很大!
     上海的城市文化性格比较单一,比较一致,以西方发达城市文明作为目标参照,以白领、小资、时尚作为基本价值取向,城市小资产阶级和市民阶级为其主体。而北京由于历史和政治的原因,逐渐演变成了一种多元复合文化。换一种说法,你在上海,你要遵从上海的主体风格习惯和基本价值观,否则你就会被边缘化,或许会被真的排斥和瞧不起;相反,北京大而全的城市规划、长期中心城市历史积淀的结果,带来弊病无数,也带来了宽容并包的城市特征。北京的奇异在于完全不同的人群、完全不同的圈子在一个城市里和平共处,各忙各个的,各顾各的,互不涉足,自成一体。你可以混迹于政界也可以浪足于商贾,你可以四体不勤游手好闲,也可以躲进小楼皓首穷经,至于你像前几年圆明园周边上的蓬头垢面的艺术家还是一夜情分外诧异的脚上不穿鞋的民工,那都没什么太大关系。没人关心也没人在意。在北京你大可不必担心自己太土而什么心理压力。    

     一个南方MM这样讲:我是一个杭州人,18岁以后就来到北京,现在在北京10多年了,也买了房子准备长期居住。刚来的时候,在一个杭州人眼里,北京真的不适合居住,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现在想来,也许掺杂了一些思乡的情绪在里面吧,现在我觉得北京真是一个多元化的城市,它有着它五颜六色的多个方面,许多甚至是矛盾冲突的,每一个方面只会展现给一部分人看,所以大家都生活在北京,但会有这么多完全不同的感受。自己感觉北京完全不同于其他全国任何一个城市,它的多元化是最突出的,这一点上上海和广州都不能与之相比。有太多不同类的人在这个1400万的城市里穿梭,做着完全不同的事,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有着完全不同的梦想和追求。这就是北京,我不会表达我是否喜欢在北京生活,因为北京的内涵实在太多,我远远没有也不可能??子和生存状态,但这远远不代表北京。
     打一个不太恰当的比方,北京之于上海的城市风格,有点像纽约的嘈杂混合性文化之于巴黎的时尚雅致型文化。看重城市的宜居程便利与时尚,可能会选择上海,而重视发展、机遇和心灵自由,则选择北京。

     北京与上海之间,每天飞机的航班是最密集的,火车班次也可能仅次于京津之间。两个城市的工商阶层、知识阶层等等除了往来需要,也没其他什么本质差别和冲突。但两边庞大的几乎老死不相往来的市民阶级,其文化性格上的对立不压于仇人见面。在北京的复合型文化中,至少有三种成分与海派文化格格不入。一是老舍作品代表的北京草根平民文化,一是王朔作品代表的北京痞子顽主文化,再就是以崔建作品代表的嬉皮士摇滚愤青叛逆文化。在这几种文化价值观念里,上海人近乎一致地追求生活的精致、时尚、格调等等,就是装丫的B”,是恶俗,是伪饰,是矫情。比如穿着方面,前面讲了,在北京,如果不是特别正式的场合,没人在意你是否眼中衣着得体,更不会简单地以貌取人。因为说不准你旁边那个土鳖就是什么大腕有什么来历,可能是崔永元穿个大裤衩抱个孩子,或者小布什骑个自行车逛北京胡同。关于这个问题,凤凰台有过一个对话,由生在上海长在北京的陈鲁豫主持(被遗忘了的杨澜也是这番经历)------

  陈鲁豫:我想说的一点就是我总觉得一个地方城市的风貌可能一方面是建筑和街道的规划体现出来,同时也可以从这个地方的人的性格可以体现出城市的特色。我想和大家聊了北京人和上海人的特点,我特别想听听两位觉得上海人什么样子,北京人是什么样子?       张天蔚:说起这个话题我想专署上海出生的一个画家讲的一个故事,大概是97年的时候,他回国办了一个很大的个人画展,先在上海办,然后再到北京办,在上海的时候他为了突出国际画,他就在请柬上要求参加开幕式的观众着正装出席,于是这些嘉宾就着正装出席了。我想这种很国际化的感觉大概让这位画家觉得很不错,所以他从上海撤展到北京来办的时候,他也想在请柬上提出同样的要求,这个时候就有一个北京的朋友提醒他说,你最好不要提这种要求,因为你在北京提这样的要求结果不是大家穿着正装来了,索性有的人就不来了,所以他就没有提出这种要求,结果那个画展开幕式就没有上海的那么的标准,那么的国际化,这个故事其实没有讲完,因为他没有提出这个要求,所以你无法推测说他提出要求会怎么样,后来这个故事有一件事情把它补齐了,就是今年世界三大男高音在北京举行演唱会的时候,那天我去了,很贵的票上也印着说要着正装出席,我还是比较听话的就着了正装去了,到了以后,我们俩人大吃一惊,因为我们周围的人大量的穿着T恤衫,牛仔裤,甚至短裤,很多人都是这样的,我觉得这两件事情比较起来,我觉得到是能说明一点问题,凡是当大家没有形成一定的规则的时候,面临所谓的场合的时候穿什么衣服,都是普遍大家都面临的类似于求助于困境的那样的事情,就是你不知道别人做任何选择的时候,你的任何选择都有可能犯错误。比如说你不穿着正装,你穿着T恤衫去,你就可能成为人群中的猴子,如果说要是别人都不穿正装,而惟独你穿正装的时候,你就可能成为猴群里戴帽子的猴子,总之你都是冒一定的风险,至少我了解的北京人来说是宁可当人群中的猴子,也不当猴群中戴帽子的猴子,因为他觉得即使我是人群里的猴子,我至少也是一个真实的猴子,我也不愿意去当假惺惺的戴帽子的猴子,这是北京人的普遍心理,所以经常是在这样的场合会产生这样的现象,这个你觉得是北京人的可爱吗?好像也可以说他是本性,比较尊重自己的感觉。所以我觉得你要在北京生活长了以后,你和北京人接触的时候,你发现北京人活得比较的自在,也更多姿多彩一点。h
      陈鲁豫:像你刚才说的三高音乐会北京人很少穿正装,但是我觉得这和性格有点关系,因为可能北京人的心理可能不够国际化,因为很多人永远没有参加过这种场合,真的不知道正装是什么,可能这件T恤是他衣柜里面最好的一件T恤,他已经觉得那就是正装,只是一个生活习惯的问题。

     张天蔚:不是,至少我的一些朋友里面有这种场合,但是这种所谓参加场合的机会不多,但是有这种场合的时候他们也非常踌躇,我的衣柜里面的西装和T恤和休闲衬衫究竟穿哪一件,但是最终他往往是抛弃了所谓的正装,而选择了比较随意,他觉得我宁可不够国际化,不够规范,但是北京人很在意自己是不是洒脱,是不是真实,很不愿意在人群里显得煞有介事,是不是上海人宁可做戴帽子的猴子,他也认为那可能是一个主动追求文明的猴子,但是我觉得和北京人的心理正好相反,据我了解更多的是心理上的问题。      陈鲁豫:石教授,你觉得北京人可爱的地方和不可爱的地方是什么地方?
      石齐平:刚刚张先生讲的例子特别有趣,据我个人的偏好来选择的话,我觉得北京人在这方面是比较可爱的,因为上海人在这方面可能稍微有一点做作了,你今天从一个务实的观点来讲,如何和国际化接轨来讲的话,上海人的做法是比较合适的,而北京的做法稍微有点没有和国际方面接轨。我觉得任何一个都市的发展,我宁愿看到自己的特色,所以我们不敢期待全世界每个国家都有一个同样文化的表现,我们同样也不要去要求一个国家里的不同的城市,毕竟它有不同的长达数千年或者数百年历史上的沉淀,当然有它不同的风格和性格,在某种程度上今天国际化了,你可以去迁就自己,但是这个迁就到什么样的程度,我觉得还是因为各个地方不同的历史背景和都市的风貌和都市的性格而定,不予以强求,但也不要去强求,这里面就是展现出多元化的风格。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